假签名假手印 男子发现一张蹊跷的土地转让证明-9c8996

土地对于很多乡亲来说,就是一辈子的事情。荆州松滋市的倪从高师傅每年在外打工,前不久回家之后,竟然发现了一份土地转让证明,上面还有他的签字和手印,而蹊跷的是,证明上的签字和手印他竟然完全不知情。

“这个我没签字也没手印和字都不是我签的,我追究的是纸从哪里来,你田不能落实,你不能假冒。”倪师傅拿着一份土地转让证明跟记者讲。

原来,前两天村里的组长带着两个工作人员来家里进行农田确权登记,就是在这个时候,倪师傅发现了这份土地转让证明。因为觉得事情不对劲,当时就抢了过来。

在倪师傅抢来的这份证明上,写明了鸡鸣寺村八组一位叫周世齐的师傅,将桥三斗这块农田转给倪师傅确权,下面分别有两人的签字和手印,签字的时间是2016年12月30号,上面还有村委会的印章。可是就是这份证明让倪师傅觉得非常蹊跷。

原来,倪师傅一家一直在广州打工,早在去年,倪师傅就跟村里反映,想要一些农田,当时村里的书记告诉他别人的别人的田拿不到,但机动田可以调给他。

可是今年村里的书记跟倪师傅打来电话,沟通这件事,却发现村里给他的农田根本不是原来承诺的那块田,因此他一直没有同意。

更让他气愤的是,就在前几天确权登记的时候,不知怎么又冒出一份土地转让证明,居然还用的假签名和假手印。

事情是不是像倪师傅说的那样呢?我们请来了八组组长李师傅,他说在土地二轮承包的基础上,没有主的权属田谁都不能动,因此,在倪师傅找村里要求分地的时候,村里经过协商,想拿出一位去世村民周世喜的地给倪师傅。可是周世喜死后这块田是周世齐改造的,他也不愿意退出。

于是村里就跟村民周世齐协商,让他拿出一块地给倪师傅,并且还跟周世齐写了这份土地转让证明。不过这签名和画押的事情,他回答说他也不知道这个情况,以为村里跟倪师傅协商好了的。

可是对于这个结果,倪师傅表示,他根本没同意,对于这份证明,他也不知情。

随后,记者又联系上了鸡鸣寺村负责土地确权的村委会副主任李天忠,他承认,这份证明确实出自村委会,他说:“流转协议的时候,组长跟他代签了,他当时不在家,以为他没有想法的,没有跟他沟通。”

按照村里的想法,倪师傅的要求是要一块田,村里能换一块田出来,倪师傅应该会满意,因此在没有和倪师傅沟通的情况下,才出现了这份土地转让证明,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。

同时,李主任也承认,村里在做法上出现了错误,才导致的现在的局面,因此,村里也专门针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讨论,将严格按照土地确权的要求来办事。(记者 山水 小廖 松滋台 汪洋)

假签名假手印 男子发现一张蹊跷的土地转让证明

相关的主题文章: